第2979季【青春课堂】黄友芹:每个人的南冥每个人的逍遥游——《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 点击:178
336*280广告

  原标题:第2979季【青春课堂】黄友芹:每个人的南冥,每个人的逍遥游——《北冥有鱼》文本细读

  《北冥有鱼》为统编教材八年级下册的一则古文,为庄子的代表作之一。庄子的文章,常吸收神话创作的精神,想象奇幻,意象奇伟,极富浪漫主义色彩。如何解读名篇密码,又如何打通文本与学生生命的通道呢?黄友芹老师精读深思,从庄子雄奇浑阔的想象世界出发,走进逸兴飞扬的生命追求,明确道家之“游”的精神境界。其解读既形象生动,又睿智深刻,让我们领悟到名篇的巨大魅力。

  汪曾祺说,文学要有益于世道人心。从这个角度看,庄子无疑是伟大的。他的想象雄奇怪诞,神思汪洋恣肆。更为难得的是,时隔几千年,读者依然能从他的思想中汲取智慧。《北冥有鱼》节选自《庄子·内篇》中的《逍遥游》,我们在品读这篇文章时,不妨“逍遥”地从多个角度,把玩这只面面可观的“百变魔方”。

  如今,芸芸众生可能更多在物质的世界中终日劳碌,很少有人感受到无拘无束的想象之乐。然而,在日益异化的世界中,保持生活的诗意与浪漫的想象又是何其重要!庄子是善于想象的,他总是在思维的王国里纵情歌舞,保持着精神的超脱。梦蝶适志,悠然洒脱;击盆而歌,坦然欢喜。天生带着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他,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,往往“意出尘外,怪生笔端”。或者说,庄子更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,他总是神思千里。

  我们且随他,在《北冥有鱼》中作一番精神的畅游:“北冥”是什么地方?鲲从哪里来?能装得下不知其背为几千里的鲲,那么,北冥又该有多大?鲲日常游弋于其中,在众多海族中是一种怎样的存在?它稍一转身,会状若海啸吗?它微微摆尾,会地动山摇吗?它从海中跃起,化而为鹏,会激起万丈狂澜吗?它化成的那只不知其背为几千里的鹏,又该是多大呢?“其翼若垂天之云”的鹏“怒而飞”,是否遮天蔽日、飓风顿生?在鹏的映衬下,万物岂不皆微若尘埃?从北冥到南冥,即使如此巨大的鹏也需要飞六个月,那么,天地才该有多大啊……鲲潜水底、鹏翱九天,自由地跟随庄子,做一次大气派的“思维体操”,我们是不是多出另一雄浑阔大、瑰丽飘逸的世界?

  它天生不凡,形体庞然,力大无穷,但却生于北冥——北冥是一个多么特殊的所在呵!对于北冥,庄子没有作任何说明。北冥是传说中世界的最北边,那里阳光照射不到大海,水深且黑。生而不凡的鲲岂是池中之物呢?它和哪吒一样,认定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不安现状、不甘平庸,“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”。一个“化”字,充分体现出鲲的自我觉醒和自我超越意识,令人钦佩。世间很多生命生而平庸,但只要我们思变、思通、思进取,就会走向不凡。

  同样,庄子也没有解说南冥是怎样的地方。南冥在邈远的千里之外,是鹏认定的理想和目标。等待到绝佳机会“海运”,鹏“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”,乘着六月的风离开北海奔向目的地。这其实,可以理解为是一种生命体验的分享:心中有梦,所有的外在不利条件都会化为追求的动力。正如许巍在歌曲《蓝莲花》中唱道:“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你对自由的向往。天马行空的生涯,一颗心了无牵挂……”庄子“以天下为沉浊”而又超越浊世,他让鲲化为鹏,直飞南冥。这样意气风发的突破与逸兴飞扬的追求,会给读者以精神开示:生命惟有超越,方能精彩。

  “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其远而无所至极邪?”这种看似宕开一笔的写法,是庄子的大智慧。鹏一路的艰辛不用细述,鹏最终是否到达也不重要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鲲有理想所以“化”,鹏怀壮志所以“徙”,它们没有迟疑、不曾动摇。在追寻的路上,追寻本身就是一种意义。“天地与我并生,而万物与我为一”,这便足矣。无论结局与否,鲲鹏都告别了“旧的我”,看到了“新的我”,抵达了“新的境”,宛若新生。

  那么,用瑰丽的想象塑造鲲与鹏这样形象的庄子,到底有着怎样的精神追求和寓义呢?庄子的内心渴望精神的自由,渴望不受任何拘束,渴望“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”。然而,他又清醒地写道,“海运徙于南冥”“去以六月息”。也就是说,尽管他渴望从一切实用利害和逻辑因果中超脱而出,但他认为鹏的起飞和迁徙,离不开海水的运动和风。“野马也,尘埃也,生物之以息相吹也”,再次明确地表明,这世间没有绝对的自由,鲲鹏、雾气甚至尘埃,一切相依相凭、一切都不逍遥。“天之苍苍,其色正邪……”一句,更需与前文融通理解:人或许会因距离遥远无法准确判断天空之颜色,那么,人会不会因为物体的大或小而忽略它们的关联呢?人都会误断,那么鹏会不会呢?人的仰视与鹏的俯视是一样,任何人的认识都是局限的啊!

  如果,再粗略读一读整篇《逍遥游》,你就能明白,道家之“游”是一种精神境界,只有人道合一,顺应自然,神马网站全职高手忘却物我,淡看名利,方能无所凭依地“逍遥”而游。鹏悲壮的背后,立着一个悲壮的庄子。庄子虽怀济世之心,但当时社会黑暗,“王公大人不能器之”。无所依傍、难展雄才。但庄子始终没有放下自己的傲骨与“窃国者”为伍。他将一颗追求自由的心,在幻想的天地里寻求精神解脱,最大限度地接近自由,雍容气度可见一斑。

  穷奢者明白生有所限,迟疑者看到果断行动,怯者见其强,狭者见其广……《北冥有鱼》这“百变魔方”还有N个“面”,值得读者去发现、去细细品味。在这独属于庄子的大脑洞中,不止有大眼界和大格局,它最难得的现实意义就在于,每一位读者都能读到自己需要的力量,奔向每个人自己心中的南冥。

  黄友芹,硕士研究生,王君青春语文名师工作室成员,江苏省“苏教名家”培养对象,江苏省特级教师,正高级教师,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。现任江苏省东台市实验中学教育集团副校长。

……
Power by DedeCms